Loading… 跟誰學陳向東:32年養成的首先是教育家,然後才是企業家_TOM新聞_4px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跟誰學陳向東:32年養成的首先是教育家,然後才是企業家

2020-11-19 15:46 TOM   

中國的企業家羣體中,老師出身的人大多激情澎湃、善於演講,跟誰學創始人兼CEO陳向東也不例外。

跟誰學陳向東:32年養成的首先是教育家,然後才是企業家

跟誰學創始人兼CEO陳向東

因為擅長使用排山倒海式的巨長排比句,這位曾經的新東方老師早期得了個有趣的綽號——“牛排”,意為巨牛的排比。只不過,那時的他一定不會想到,多年後,“牛排”會被外界用在描述他創辦的公司上,而這些排比句無不以目前“全球領先”為關鍵詞:

全球領先的一家只融了A輪融資就上市的科技公司;全球領先的一家在美國上市時規模化盈利的公司;全球領先的一家過去連續6個季度收入增速超過400%的科技教育公司;全球市值規模領先的在線教育公司;跟誰學旗下的高途課堂,是專注於中小學K12的在線教育機構,無論業界口碑還是影響力,都獨樹一幟;……

短短五六年間,一度刻意低調的陳向東和他的“跟誰學”一次次刷新教育行業的認知,不但快、而且穩。在2020年上半年連續遭遇4家做空機構的12次做空後,跟誰學非但沒趴下,且股價反彈飆升,市值一度達到新巔峯。

在2020疫情催生在線教育大風口的背景下,與其他同行依靠鉅額融資快速圈地的白熱化競爭不同,跟誰學既是一個世人看不懂的“謎”、又一再創造市值奇蹟的表現,簡直要令人歎為觀止。

不過,這並非陳向東的關注點。“我們內部不要求進行市值管理,股價漲跌和我們沒太大關係。”他説。有一次跟誰學的股價在一天內漲了18%,一位員工給陳向東發微信表達開心。陳趕快發了一封全員郵件:股價漲了18%,不代表你的奮鬥和才華一個晚上多了18%;跌了18%,也不代表你蠢了18%。

他更在乎的是“我是誰”。“經過6年創業,我發現我還是一名老師,從1988年我成為一名初中老師開始到今天,我做教育已經32年了,我是一個對教育有真正敬畏感的人。”

先是教育家,然後才是企業家,這也正是陳向東帶領跟誰學穿越迷霧、迅速突起的原因,投身教育32年的他,幾經痛苦“涅槃”,終於洞悉了在線教育的本質及祕籍,他正在打開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門。

“每個人都值得更好的教育”

“你們家孩子是男孩,14歲了,身高才1米44,那還能當老師嗎?”校長的幾句話,讓陳向東和父親心情一落千丈。

當時的他,原本也應該有機會高考的。但身處省裏最窮的縣、最窮的鎮、最窮的村子、最窮的人家,從小就鼓舞他考大學的父親實在無力支撐,在他中考前偷偷把他的志願改成了中專師範。陳向東為此狠狠哭了一場,卻並沒有放棄自己的大學夢。

儘管第一輪面試就險遭淘汰,但他們還是想盡辦法進入了師範學校。三年求學期間,為取得唯一的保送大學名額,陳向東成了最勤奮刻苦的學生。但當他終於拿到第三個年度成績第一名時,卻被告知保送上大學的名額取消了。

造化弄人、反覆遇挫,讓陳向東很是受傷。但值得慶幸的是,從小到大,他總能碰到好老師。

跟誰學陳向東:32年養成的首先是教育家,然後才是企業家

直到多年後,陳向東還記得初中時去縣城參加數學競賽時的場景。那是個大雪紛飛的冬日,因為要從偏僻的村莊翻山越嶺到鎮上趕頭班公共汽車,數學老師凌晨4點就跑到陳向東家叫他。但因為雪大路滑老師摔傷了腿,他們錯過了頭班車,等趕到考場,已經遲到了半小時。這場競賽,陳向東最終沒有入選,但老師跌跌撞撞拉他趕路、滿目淚水哀求監考官讓他進考場的樣子、因自責而一遍一遍地對他説“對不起”的情景,永遠刻入了少年陳向東的腦海中,給予他終生温暖的力量。

等到讀師範,雖然心不甘情不願,陳向東卻撞上了“這輩子最大的運氣”。那段時間,恰逢教育改革,中央講師團被派駐到他的學校支教。這些來自北京的大學老師帶來了全國乃至國外的故事,那麼遙遠,又那麼令人嚮往,猶如給陳向東的人生打開了一扇明亮的窗。

當17歲的陳向東進入新安縣鐵門一中開啓自己的執教生涯時,他的心中已經隱隱有了好老師的模樣。而當時的校長更成為他眼前最實在的標杆。

“特別有激情!”日後回憶起這位校長,陳向東描述説。為給老師們做出榜樣,校長親自給兩個班講數學課,“每次講課都口吐白沫,嗓音沙啞,偌大教室、偌大校園裏都能聽到他講課的聲音。”

於是,陳向東也學着充滿激情,晚睡早起,而且到處抓學生溝通。班裏每個學生的家庭情況、知識點的薄弱之處,他都瞭如指掌。為了學生,陳向東還準備了兩個專門的記錄本:一個是紙質的,記錄每個學生每天的成長和困惑;一個是他的大腦,儲存和學生之間豐富的情感鏈接,他的腦海中總有數不盡的學生畫面,有些是過去的,有些是為他們構想的未來。

最初只是按照初心去做,後來回想,他才明白,那其實就是把每個學生當作一個個值得尊重的生命。苦功之下,他所帶的班平均分迅速躍升至全校第一名,且遙遙領先,這個巨大的正反饋給了他更大的激情,也讓他更深入地體悟到教育的真諦。

“教”的同時,陳向東也一直在“學”,許是因為師範期間打開的那扇窗,在內心裏,他反覆告訴自己,一定要到北京讀大學。三年後,他先是考取了河南教育學院的大專,繼而考上鄭州大學的本科。但考北京的研究生時,他數度落榜。因為怕無顏面對熟人,他備考都是偷偷的,等到學生都下課睡覺後才悄悄看書。父母經常勸他,考不上就別考了,但陳向東每次都執拗地回答:不!

10年後,27歲的陳向東終於以全國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攻讀碩士研究生;後來又取得人大經濟學博士學位。多年後,陳向東還記得,考取人大經濟學院碩士時,面試自己的是時任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的杜厚文教授,當聽説陳向東之前是老師時,杜厚文非常激動,“中學老師能夠考到中國人民大學國際經濟系的,你是第一個!”

不管歷程有多麼艱辛曲折,今天再回顧,對陳向東來説,過往的一切都構成了最好的滋養。

德國哲學家卡爾·西奧多·雅斯貝爾斯説,“教育的本質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雲推動另一朵雲,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陳向東的表述則更為“用力”:“教育的本質是愛,是温暖,是影響,是疼愛,是把你的生命給另外一個生命。”

多年後,當他所創辦的跟誰學一度陷入低谷時,正是這個答案讓他再度明確了方向。

而作為一個“特別特別苦過的孩子”,當自己通過奮鬥改變了命運,陳向東相信,所有的孩子也都可以。

所以,在創辦跟誰學的第一天,陳向東和夥伴們就確定了企業的使命:讓教與學更平等,更便捷,更高效,因為:讓每一個孩子都能夠接受最優秀的教育,是幫助他們改變命運的最好方法,每個人都值得更好的教育。

相信教育的力量

在北京求學給陳向東打開了新世界的一扇窗。

1999年12月,陳向東從同學口中知道了新東方。那時的新東方剛成立6年,雖未達到巔峯時刻,但已形成強勁勢頭,佔據了北京出國語言培訓市場80%的份額。口才極佳的陳向東順利通過了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的面試,再次迴歸老師角色。

此後的14年中,陳向東成為新東方有名的拼命三郎,人送外號“超人”,就連俞敏洪都如此評價他,“如果説新東方有一個人比我好學和勤奮,這個人非向東莫屬。”

加入新東方僅3年,陳向東就成為明星教師和總裁助理,此後一路升遷,“權勢”最大時主管着新東方90%的業務、95%的利潤,直至2010年正式成為集團執行總裁,是新東方僅次於俞敏洪的二號人物。也因此,他的“管理經”和“教育經”影響帶動了一批新東方的骨幹。

企業雖然不是他創辦的,但不妨礙陳向東將自己定義為“創業者”。他在這裏灑下汗水,用力用心亦用情,也獲得了無數高光時刻,但最大的收穫,依舊是關於對教育的認識和思考。

教育行業多年來都流傳着陳向東在武漢一戰成名的故事:2002年,新東方籌措成立武漢分校,陳向東主動請纓,一個人帶着30萬跑了過去,完全從零開始,從教研到運營、推廣一肩挑。最初因為老師不夠,他還要親自上陣講課。白天沒時間就晚上備課,常常要到早晨四五點才能忙完,每天也就胡亂迷瞪兩三個小時。

那時有多激情、多繁忙呢?有一次講課中途來了重要電話,陳向東不得不跑出去接,回到教室後重新激情開講,一直講了十多分鐘,有個同學忍不住提醒他説:陳老師,這個題目您剛剛已經講過了。

半年後,武漢分校的團隊擴充到300人。2003年,實現年度收入4500萬元,淨利潤高達1700萬元以上,佔新東方當年總利潤的1/4。

不過,對陳向東來説,這次經歷更重要的是奠定了他的一個相信,相信學生和家長的力量。在日後跟誰學遭遇資金困難時,他再次回顧並告訴自己:如果你能夠把學生服務好,如果你能夠讓家長感動,學生和家長就會不斷地把錢交給你,你就會有源源不斷的現金流。

所以,“要想做一家偉大的教育公司,不需要燒錢,最好的融資方法就是把股票分給員工,分給夥伴,通過更好地服務學生和家長,從而來做一家真正的教育公司。”他説。多年後,當他創辦跟誰學之後,2015年3月A輪融資之時,136名員工(當時員工總共不過200人)紛紛跟進,很快就湊足900萬美金,有人甚至為此賣了房子;而這一切,都因為他們選擇相信Larry(陳向東的英文名),相信跟誰學會在教育領域大展身手!

在置身於教育行業日復一日的實戰中,陳向東對師資的重要性也理解日深——曾經,他視為榜樣的校長,除了親自授課,還“幾乎天天跑教育局要好老師”,最終成就了整個縣城最好的中學。

但好老師總是稀缺的。陳向東自己從新東方的GRE大班老師做起,那時,每個班的學生規模高達五六百人,一個暑假就能培訓兩三萬人,在線下場景下幾乎已經達到極致,但好老師依然不夠用,內行人都知道,做教育最難的正是找到、培訓和激勵足夠多的優秀老師。

有沒有一種方式,能在優秀的教師資源和擁有迫切需求的學生之間,建立一種更為直接而有效的聯繫?有沒有一種方式,能讓優秀老師的產能進一步放大?2014年1月,當他離開新東方去美國休假,並決心自己創立一份事業時,答案終於要揭曉了。

為教育插上“科技的翅膀”

2014年春節,微信紅包一經推出就火爆全球華人圈。春節期間,800萬人領取的微信紅包總額度高達4000萬元。移動互聯網威力日盛,陳向東忍不住琢磨:在教育場景上,有沒有可能發生類似情況?

而在另一邊,受益於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將線下商務機會和互聯網相結合的O2O模式也進入火爆期,教育O2O成為顯見的大勢。這讓陳向東激動不已。

當年6月,陳向東再度迴歸教育界,這一次,目標直指在線教育:跟誰學宣告成立。

做傳統教育出身的陳向東,這次打定主意要做一家科技公司,公司的註冊名稱是“北京百家互聯科技有限公司”,甚至連“教育”二字都沒有出現。此後公司中科技的比重進一步增大,當團隊擴充到300人時,有200人都是互聯網產品、內容、技術、研發崗位。

公司被定位為找好老師的教育服務平台,鏈接教育的兩端:幫學生找老師,幫老師接學生。學生登錄跟誰學的平台,可以通過搜索課程或老師進行學習,課程涵蓋K12以及職業教育、興趣類如詠春拳、陶藝等,多達九百種,課程形式也包括一對一、班課、錄播課在線、在線直播等多種方式,看上去一應俱全。他們成交的第一單,也跟教育似乎關係不大,一位教皮雕的老師率先開張,那位老師興奮異常,因為已經多年沒接到類似的課了。

日後陳向東坦陳,跟誰學近年來之所以成為“牛排”,與科技的種子有關;但跟誰學在過去犯了很多錯、撞了很多牆,也正與沒有加上“教育”這兩個字有關。

起步無比順利,公司還沒註冊,就拿到了啓賦資本的200萬美元天使輪融資;創業不到一年,又刷新了當時A輪融資紀錄,拿到5000萬美元。

但雄心勃勃的創始團隊遲遲無法跑通平台模式,一兩年後,跟誰學陷入至暗時刻。為了活下來,團隊接連孵化了5個toB項目,帶來了一個多億的年度收入,佔當年公司年營收的90%,但如此操作也使這個剛剛一歲多的團隊“亂成了一鍋粥”。

正是那段時間,讓陳向東幾乎“一夜白頭”。他2016年11月在“2016星際創客峯會”演講時曾自陳,“但今天我也必須承認,創業是一件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對兩年多的一家創業公司而言,做五件事、做五家公司,難度是非常非常大的!”

問題的根源在於,他還沒找到一個真正能從0到1的最小盈利單元。在無數個失眠之夜中,迴歸教育的內核再次牽引他找到了方向。做教育,最終的目標永遠是“育人”,教育學生、服務社會。而通過技術的手段,做名師大班課,可以放大好老師的勢能,更能去接近給每個人更好的教育的目標。

“如果一個優秀老師在線下每個班只有20個學生,而通過技術在線上,每個班能夠教2000個孩子,某種意義上説,就是把一個最優秀老師的產能放大了100倍。”他想。

好在,從最早時,陳向東所理解的教育O2O就不是純粹的找老師,而是包括在線直播大班課。也因此,事實上跟誰學從成立的第二個月起就組建了視頻直播技術團隊。2015年3月,跟誰學在行業內首家推出自有技術研發的3000多人的在線直播互動大班課系統。等到了2016年,儘管度日艱難,陳向東依然在公司外部開始嘗試孵化K12在線直播大班課業務,也就是最早的高途課堂。

堅持到2017年3月,跟誰學孵化的自營模式在線直播大班課效果初現,單月營收突破一千萬元,盈利模型基本可驗證。陳向東終於看到了那個“1”的雛形。當年6月,他將幾個摸索在線直播大班課的小分隊整合到一起,形成新的高途課堂。

之前半年,在跟朋友喝酒時,陳向東就唸念不忘一句話:你得有一項業務,天塌下來都能賺錢!如今,機會來了。接下來,進一步聚焦,只做一件事。2017年8月,陳向東頂着幾乎所有聯合創始人的反對,開始組織架構大調整。2B業務全部被剝離出去,其餘團隊加以整合,成立了另一個在線直播大班課業務“跟誰學”。也是從那時起,跟誰學全體all in到在線直播大班課上來。

其實,跟誰學並非在線直播大班課的首創者,但其卻是當時率先專注於在線直播大班課的教育公司,而且,對在線直播大班課進行了重新定義。

因為自己就是線下大班課老師出身,陳向東太明白大班課的關鍵,其表象是大班,但可以通過輔導老師實現小班服務。同時,還可以通過技術手段掌握每個學生的學習數據,從而根據學生具體的錯誤點、難點、困惑點向他推送相關內容,達到個性化體驗。

方向對了,所向披靡。早期做O2O平台積累的豐富名師和學生資源此時得到了最好的轉化。次月,跟誰學實現單月盈利。2018年,跟誰學非但營收躍升到3.97億元,且有了1970萬元的利潤,實現了規模化盈利。等到2019年,其營收中來自2C端的K12課程服務已佔比80%以上。當年6月,跟誰學宣佈上市。到年底,營業收入超過21億元,現金收入超過33億元,淨利潤接近3億元。

當回顧2019年,一向信奉“滿招損,謙受益”的陳向東,在公司內部的講話中罕見地給跟誰學打出80分的高分,而且,“肯定是不打折扣的80分,肯定是不勉強的80分。”

對教育保持敬畏感!

“小成功靠的是努力,大成功靠運氣。”陳向東認為。幾乎每一次內部會議中,他都會感慨:“跟誰學只不過是撞上了移動互聯這個偉大的機會,運氣好爆了。”在他看來,正是直播及支付等的發展,推動了在線教育形成一幅波瀾壯闊的畫卷,才有了跟誰學的今天。

跟誰學陳向東:32年養成的首先是教育家,然後才是企業家

但迴歸到個體,跟誰學的發展之路上,既能看到科技的巨大力量,更脱不了對教育核心的敬畏。

在跟誰學“火”了之後,曾有人分析其客户價值主張,引用了陳向東的“五個永恆”:“我始終相信教育的本質有五個永恆不變:最好的教育能夠減少學生的學習時間,降低學生的學習成本,提高學生的學習效率,提升學生的學習效果,美好學生的學習體驗。”

這意味着,教育企業的商業本質一定不僅僅在於價值傳遞,更重要的是價值創造。“很多人做教育做到最後跑偏了,他忘了自己是做教育的,忘記應該以學生和家長為中心”,陳向東曾分析説,“很多人總是在看競爭對手怎麼打,自己就怎麼模仿。其實那些競爭使得我們做出的決策,往往都會是錯誤的決策。”

跟誰學為什麼只融了A輪後就不再對外融資?因為做教育公司本來就不應該燒錢,慢就是快。只要踏踏實實服務學生、成就客户,踏踏實實尊重夥伴、成就夥伴就好。

跟誰學為什麼聚焦在線直播大班課?因為跟誰學要做的是利用技術手段讓極度稀缺的優質教育資源儘可能覆蓋更多的孩子。在線直播大班課最大的魅力是它能夠把教育裏邊最核心、最高槓杆倍速放大。

跟誰學如何更好地服務學生和家長?教育的核心本質是最好的老師、最好的服務、最好的教學、最好的效果、最好的口碑。所以跟誰學要找到全世界、全中國最好的老師。給他們最好的薪酬、尊重和激勵,把老師的產能放大100倍,這就是科技讓教育更美好最初的出發原點。

2020年10月9日,跟誰學發佈公開信,其核心業務進一步整合,愈發清晰。調整後跟誰學最終將重新定位為三大產品品牌:專注3-8歲少兒教育的小早啓蒙、專注K12業務的高途課堂、以及專注成人業務的跟誰學。

但不管業務如何變化,不變的是陳向東對教育的敬畏。據説,在跟誰學內部的全體會議中,從來不講數據,無論是收入、利潤、財務指標還是股票價格。但陳向東總會滔滔不絕地講相信和美好。公司年會上,他甚至會要求大家一起喊公司的使命、願景、價值觀、教育理念和精神。在教育領域浸淫32年,陳向東時刻牢記自己首先是一名老師,儘管如今實現教育的方式與以往已大為不同。

2010年前後,一些著名企業家來新東方交流,身為執行總裁的陳向東暗想,“有一天如果有一個機會,自己也應該成為一個企業家!”

但如今,商業成功之外的收穫反而讓陳向東更受觸動。比如,除了C端的真實客户,有越來越多的學校開始報跟誰學的課程,將其拆解、討論、學習。“我覺得(跟誰學)對整個中國教育行業還是有着非常巨大的影響的,我們特別願意在整個中國教育的變革當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陳向東如此憧憬。

 

責任編輯: WY-BD

責任編輯: WY-BD
廣告